35年过去了今天我们见证了属于这一代人的Live Aid

从病毒爆发至今,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超过230万例,死亡已超15万例,且数字还在逐日增加。

人类正面临着一场前有未有的考验,在全球化的今天,全世界人民的生活都是紧密相连的。

这场演唱会邀请来了多位歌坛耳熟能详的明星,包括前披头士乐队成员保罗·麦卡特尼、大姑妈艾尔顿·约翰、席琳·迪翁、贝克汉姆、酷玩乐队主唱克里斯·马汀、绿日乐队主唱比利·乔、碧梨、泰勒·斯威夫特、郎朗、陈奕迅、张学友等等。

此外,Lady Gaga又利用自身影响力联系了68家公司为此次演唱会筹集善款,并和苹果CEO Tim Cook现场视频连线万美元善款。

她还特意嘱咐普通老百姓不要捐款,因为特殊时期,普通人的生活已经受到很大影响了。

截止到慈善演唱会开始前,已累计筹集金额超过9000万美金,这些钱将会全部捐给世卫组织以抗击这场病毒。在这场慈善义演中,我们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陈奕迅先是分别用粤语、普通话、英语向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表达了敬意。接着一边弹吉他一边演唱了自己的歌《我什么都没有》。

后来返场又翻唱了约翰蓝侬的《Love》,陈奕迅还特别可爱地表示自己有点小紧张,“我钢琴弹得不是特别好,但我会尽最大努力”。

张学友随性地穿着一件蓝色条纹衫,带来了一首英文歌《Touch of Love》。

断眉查理·普斯在父母家进行的直播,演唱了两首自己的hit曲,一首大火的《Attention》,另一首则是《See You Again》,作为曾经悼念保罗.沃克的歌曲,这首歌曾抚慰了不少人的心灵,也正应了今时今日的场景,希望能再次给大家带来力量。

钱婆Kesha带来了一首《Rainbow》,配上孩子们画的彩虹,画面十分美好。

这是唯一登上此次义演的韩国男团,金钟仁、边伯贤、李泰民、MARK、李泰容、黄旭熙、李永钦七人跨屏合唱了一首《With You》。

曾参加过1985年Live Aid义演的大姑妈艾尔顿·约翰,依然戴着他标志的浮夸墨镜,演唱着《Im Sitll Standing》。

澳大利亚乡村音乐歌手Keith Urban复制了两个自己带来一首《Higher Love》,媳妇妮可基德曼在最后惊喜出现~

美国最具影响力的西班牙语系艺人詹妮弗·洛佩兹,表示最近这段时间给她感触最深的就是,人类是如此的需要对方,并深情地演唱了一曲《People》。

Green Day主唱比利·乔表演经典作品《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》,原本今年能来中国开演唱会,现在隔空听到这首经典,也真的是很难得了。

横扫格莱美各个奖项的碧梨Billie Eilish和她的哥哥Finneas共同表演《Sunny》,完毕后向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。

郎朗与席琳·迪翁、Lady Gaga、安德烈·波切利、传奇哥John Legend进行了一场特别的跨屏互动,一同合作表演《The Prayer》。

还有自然界里动物们的,水族馆里悠闲散步的企鹅、躺在睡着的医护人员身边的狗狗,正在用毛刷清洗着自己的爪子的猩猩,它们的生活也被这场灾难改变着。

我们要感谢的人太多,感谢那些奋战在前线的,饱受疲劳的工人、司机、警察、快递员……

更要感谢伟大的医务工作者,他们一周7天,每天24小时都要处于工作状态中。

老人举着牌子,在窗外感谢医生救了自己的妻子一命,每一句“Thank you”背后都承载着一条生命。

金球奖华裔影后奥卡菲娜感谢医护人员,并表示不要在告诉自己在乎的人有多爱他们这件事上而感到犹豫

这场团聚在家的慈善音乐会,总是让人想到1985年,轰动世界的一场名为“Live Aid”的慈善义演。

那是近代人类历史第一次的大规模义演,也是第一次,人们真切地感受到,音乐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。

1983年起,非洲发生20世纪以来最大的一次干旱和饥荒。非洲的55个国家和地区有将近3/4的土地大旱,24个国家发生大饥荒,1.5—1.85亿人受到饥饿威胁。

随处可见四肢纤细却顶着大肚子的儿童、衣不蔽体的老人,苍蝇附着在人们的脸上,到了晚上只能通过人挤人的方式互相取暖。

饥饿的肚皮、肮脏的环境、落后的医疗条件,一步步剥夺着非洲人民活下去的希望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en-cart-seo.com/,相信未来义演第二场

那是一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代,普通人并不知道,世界上的每个角落在发生什么。

美国费城舞厅灯光闪烁、充斥着欢歌笑语;同一时间,地球的另一边,埃塞俄比亚的一名儿童却因为饥饿,再也无法看到升起的太阳。

1984年,英国歌手Phil Collins看到BBC对埃塞俄比亚受灾的纪录片,唤起了他想要帮助非洲人民的冲动。

他将构想告诉当时“布姆镇鼠”摇滚乐队成员之一的鲍勃·盖尔多夫(Bob Geldof),虽然当时的鲍勃·盖尔多夫只是个二流明星,但他非常善于运用明星的社会力量。

1985年2月28日,45位当红歌星齐聚美国洛杉矶某录音室,其中包括鲍勃·迪伦、迈克·杰克逊、史蒂夫·旺达、莱昂纳尔·里奇等传奇人物。

该曲由迈克尔·杰克逊联手莱昂纳尔·里奇共同创作完成,短短数周便卖出八百万张。

后来,鲍勃·盖尔多夫亲自到埃塞俄比亚考察,在那里他看到了死尸和活人躺在一起,看到无数正被脑膜炎、疟疾、伤寒、饥饿折磨的人……

“目前非洲发生的是一种历史性的暴行,西方世界有数亿吨的粮食,却不送去救济即将饿死的人。”

他将主会场设置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,以接力的形式演出,同时在澳大利亚、日本多地开设分会场。

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年代,大卫·鲍威、皇后乐队、保罗·麦卡特尼、麦当娜、“谁人”乐队、U2、齐柏林飞艇等齐聚一堂,实属罕见。

在义演前的好几个晚上,鲍勃·盖尔多夫一度辗转难眠。他没有同任何一位歌星签合同,只有他们口头上答应赴约的许诺。

鲍勃·盖尔多夫在台上演讲,为义演揭开序幕,随后DuranDuran出场。曾被足球的热情淹没的温布利球场,瞬间被另一种更为汹涌、复杂的情绪填满。

齐柏林飞艇因为现场车祸,把鼓手都逗笑了,没能将他们的歌曲收录进最终的VCD中,只能找到画质模糊的电视播放版本。

作为皇后乐队历史上最酣畅淋漓的的演出之一,电影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的最后十几分钟,便是竭力还原这段演出历史。

“Live Aid”的演出一共持续了16个小时,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电视广播节目之一。

另外,通过卫星信号,150多个国家收看了义演实况,估计有19亿观众收看了直播节目。

当天,共募集到1.25亿美元。更重要的意义是,唤起了今后西方世界对非洲的人道主义关注。

演员简·方达是这样说的:“这不只是个星光熠熠之夜,而且还是流行音乐史上一个最高尚的时刻。它说明,流行音乐在过去几年产生的众多的歌星,对这个世界具有责任感。”35年过去了,今天我们见证了属于这一代人的“Live Aid”。如果说,1985年的非洲义演,可以看作是西方世界对非洲人民的施以援手。

那么,2020年的这次演出,则再一次将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意义,诠释得更为生动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毒,并非某一国或某一种族的人民该承受的问题,需要的是全世界所有人民放下偏见、携起手来、共同面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Any Queries? Ask us a question at +0000000000